• 首頁故事鬼故事
    文章內容頁

    實驗室的秘密

  • 作者: 焚小二
  • 來源: 美文閱讀網
  • 發表于2016-11-19 17:07
  • 被閱讀
  •   醫學院第三實驗室有一個禁忌:進入實驗室需刷門禁卡,若卡響一聲,請進;若卡響兩聲,千萬不要進。因為,響兩聲時說明有什么東西就在你的身后,等著跟你一起進實驗室。

      新入學的同學們被告知這條禁忌之后,背后都滲出了冷汗。新生導組長看大家都嚇變了臉色,便安慰道:“沒關系的,門禁響兩次的情況很少。一旦響兩次,只要你不進實驗室,就一點關系都沒有?!?/p>

      導組長說得很對,反正自從康皓銘進入醫學院之后,就從未遇到過門禁響兩次的情況。他過得如魚得水,還交了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,叫作柳凝。

      這天晚上,柳凝放棄了和康皓銘的約會,說要去醫學院第三實驗室學習。她邊走路邊給康皓銘打電話,到了實驗室門口,掏出卡來隨意一刷。

      “嘀,嘀!”門禁器發出了清脆的響聲。

      這聲音,電話那端的康皓銘也聽到了。他緊張地說:“柳凝,門禁響了兩次吧?”

      “好像是哦?!?/p>

      “別進去!剛開學的時候,導組長不就說過嗎?門禁響兩次不能進!”康皓銘急切地說。

      電話那頭卻傳來了柳凝“嘻嘻”的笑聲:“你膽子好小呀,我們可都是學醫的,尸體都解剖過,還怕什么呢?這肯定是導組長亂講的。再說了,今晚不去實驗室,我的作業做不完,明天就沒法交了。好了好了,我進去了。明天見?!?/p>

      康皓銘對著電話大叫,但是柳凝已經把電話掛斷了。她就是這樣一個女孩,平時獨來獨往,也不太信邪。正是她這種性格讓康皓銘著迷,但沒想到現在會一意孤行去冒險。

      康皓銘急忙再給柳凝打電話,卻始終無人接聽。

      康皓銘右眼皮不停地跳,心也慌亂起來。過了一個小時,電話還是不通,他起身披上衣服沖到第三實驗室門口,卻發現門禁怎么刷也刷不開了。他拍著玻璃門對著里面大叫,卻只有蒼白的燈光回應它。里面是一排排醫療用品,還有那些被解剖后泡在福爾X馬林里的各種器官。

      康皓銘沒有看到柳凝。

      全都活了

      柳凝失蹤了。

      自從門禁響了兩次,她還強行進入之后,就徹底失蹤了。同學們都用心地去找她,但是沒人找得到。各種流言開始在學校里流傳,說這個實驗室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一次事的。而且一旦開始出事,連著就是好幾個人。如果柳凝是第一個,那么接下來會是誰?

      康皓銘后悔極了:為什么那天晚上自己沒有陪柳凝一起去實驗室?那樣柳凝就不會出事了。懷著這種悔恨的心,他決定每天晚上都去第三實驗室,一定要弄清柳凝在那里發生了什么。

      第一天,門禁響了一次,安然無事。

      第二天,門禁響了一次,依舊無事。

      第三天,門禁突然閃出綠色的光,然后發出了“嘀嘀”的聲音。

      兩次,門禁響了兩次。

      康皓銘感覺到心跳驟然加快,他急忙回頭,身后只有空蕩蕩的走廊,但是溫度卻降低了許多。他推開門,走進了實驗室。

      此時夜已深,實驗室里只有夜燈開著,發出幽幽的藍光??諝庵袕浡t療用品獨特的福爾X馬林味,各種瓶瓶罐罐都呈現在眼前,那些被肢解的身體器官比平時帶給人更多的視覺沖擊??叼┿懷b作若無其事地在實驗室里看書,他知道鬼只在人沒有防備的時候才會出現。

      果然,不一會兒,康皓銘就聽到背后傳來了“咔嚓咔嚓”的聲音。他一回頭,嚇得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剛才還立在墻角的人體骨骼模型,不知何時已經跑到了他背后。那個模型頭向下垂著,正瞪著他。

      康皓銘全身汗毛都豎了出來,但他還在堅持著。他再次低下頭看書,這時他感覺頭頂上一明一暗的,綠色的光線在不斷地閃爍。他知道這是掃描儀才會發出來的光,他朝掃描儀走去,掃描儀正在自動工作著,一張又一張的白紙從里面吐出來。

      康皓銘拾起了一張。

      “??!”康皓銘猛地將白紙丟在了地上。因為他看到那些白紙上全都是自己的臉,是已經死去的自己的臉。

      康皓銘有些受不了了,打起了退堂鼓,朝大門跑去。然而大門已經被鎖了,怎么打也打不開。他想打電話求救,卻發現手機信號已經空了,無法接通。

      絕望之中,康皓銘看到桌上一瓶心臟標本開始跳動。一只手從瓶中探出,帶著福爾X馬林向他伸了過來。他急忙跳開,腳下卻不小心踩到了什么。他一低頭,見那居然是常年放在柜子最頂端的嬰兒胚胎標本。此時那嬰兒標本正面對著康皓銘,咧著大嘴笑著。

      “救命啊……”康皓銘努力地拍門,卻無濟于事,只能通過玻璃的反射看到背后一個又一個鬼東西向自己慢慢爬來。

      完了,死定了!康皓銘絕望地想。

      就在這時,只聽“嘀”的一聲,門禁開了,一個男生的頭探了進來。

      他說:“干嗎呢?快跑??!”

      都是你們害我

      康皓銘幾乎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,被這個男生拉出了第三實驗室。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過神,見那個男生正是導組長。

      導組長也嚇出一頭冷汗,他說他今晚是過來趕作業的,誰知隔著玻璃門看到康皓銘正在呼救,就急忙刷開了門禁。不過,實驗室里發生的一系列詭異現象,導組長什么都看不到。隔著門禁,里面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。

      康皓銘蹲在地上哭了起來,他覺得那恐怖的一幕,柳凝肯定也經歷過了。更慘的是,根本沒有人來救她,她死前一定很痛苦。

      導組長告訴康皓銘,第三實驗室是很邪門兒的,但是它很久都沒出事了。因為學生們都很乖,門禁一旦響兩次就不會進去,柳凝是個例外。而且這個實驗室有一個怪現象,一旦開始有人出事,就會接二連三地出事。導組長拍了拍康皓銘的肩膀:“你是一個好男人,但是不要再去冒險了。畢竟人死不能復生,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吧?!?/p>

      話雖這么說,兩天之后康皓銘的心又癢了起來。他真的很愛柳凝,不想這樣放棄。就算柳凝死了,他也要找到她的尸體。

      于是,康皓銘再次來到了第三實驗室。他這次做了準備,把什么桃木劍啊、雞血瓶啊、糯米啊、黃表紙啊揣了許多,不知有沒有用,只是用來壯膽。然后,他再次去刷門禁。

      出乎意料地順利,門禁響了兩次??叼┿懮钗豢跉?,走了進去。

      第二次進入第三實驗室,康皓銘不那么害怕了。他看了一會兒書,又聽到四周發出奇怪的聲音。這一次,他連頭都沒抬。先是骨頭模型來拍他的肩膀,他拂開了。之后,又有兩顆眼珠子跳到他的桌上,他也不理。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他感覺腳下一涼,低頭看到一個女人的頭正貼在他的腳脖子上。女人的長發沾著消毒水,拖在地板上,這情形實在是太恐怖了。他“媽呀”一聲跳了起來,想起包里的各種辟邪用品,一把抓出來,全都甩到了那個女鬼的身上。

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女鬼被桃木劍等一系列東西擊中,不但沒有退縮,反而笑了起來,“你們這幫學生怎么都這么傻啊,小說里講的也信?這都是些什么啊,對我根本沒有用??!”

      康皓銘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。他看到女鬼從桌子下面緩緩地爬了出來,全身都在滴著水,臉色慘白如紙,一雙大眼睛凸得快要滾出眼眶了。自己斗得過它嗎?

      女鬼“咔嚓咔嚓”地扭到康皓銘的面前,說:“你真是怪人。前幾天失蹤了一個小妞,你不知道嗎?居然還敢接二連三地來。這里是我的地盤,你也太看不起我了?!?/p>

      前幾天失蹤了一個小妞,那不就是柳凝嗎?康皓銘救人心切,也顧不上害怕,急忙追問柳凝的下落。女鬼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康皓銘一眼:“她?死了啊?!?/p>

      康皓銘頹然地坐在了地上:“為什么,為什么……”

      “為什么?還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可惡的人!”女鬼猛地撲上來,把臉貼到了康皓銘的額頭上,“我們都是被你們害的!”

      第三實驗室的秘密

      據女鬼說,第三實驗室是一個很變態的學術狂人創辦的。本來用人的器官做實驗也沒什么,人嘛,死后為人類醫學做點兒貢獻,也是不錯的選擇。但是這個學術狂人為了研究課題,居然用許多活人做實驗,導致被他害死之人的冤魂不散,世世在這里糾纏?,F在學術狂人早已經死了,但第三實驗室里的鬼魂們卻還要定期殺一個人來泄憤。

      女鬼說:“我們也是講道德的,殺人之前一定有”門禁響兩次“的提示,只有不怕死的才敢進來。沒想到你的那個小女友進來了,現在她的尸體就在地下的停尸間里。我們把她藏起來,沒事兒的時候看著解解氣。你要不要看看她?”

      康皓銘跟著女鬼來到了地下的停尸間,這里燈光幽暗,溫度驟低。當看到柳凝的尸體從冰屜里抽出的時候,康皓銘再也忍不住,大哭了起來:“你們這是干什么啊,為什么不讓她的尸體安葬?”

      “哪有這么簡單?我們每天晚上都過來捏她、掐她,就是為了解氣啊?!迸硐崎_柳凝的裙子,那里遍布著掐痕。

      康皓銘恨得不得了,想撲上去拼命,但哪里是女鬼的對手。他看著柳凝死后依然不得安生,氣憤地說:“要怎么做你們才能放過柳凝?”

      “放過她?”女鬼嘴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,“我們只是想解氣,不拘是誰。你若能再騙一個人進來,我們就放了她?!?/p>

      “你為什么不干脆殺了我?”

      “因為我覺得你有情有意??!”女鬼詭異地笑了起來,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絲,“我倒是想看看,一個有情有意的男人,到底能為愛情做什么付出?”

      罪越來越深

      康皓銘經過了激烈的心理斗爭。他不想去害人,但是一閉上眼睛就會看到柳凝尸體受虐的樣子,他實在是受不了。

      終于,他決定勾一個同學進第三實驗室,把柳凝換出來。而勾進去的這個人,一定得是一個壞人,這樣康皓銘心里才會感到平衡。

      康皓銘選定的目標是富二代阿俊。阿俊平時趾高氣揚,還曾打過柳凝的主意,是康皓銘覺得最討厭的人。這樣的人死了也不可惜吧?

      于是,康皓銘加緊接近阿俊,取得對方信任之后就約阿俊一起去上晚自習。阿俊成績不好,樂得與康皓銘這樣的優等生一起學習——可以抄作業,于是就跟著去了。到了第三實驗室門口,一刷門禁:“嘀,嘀!”

      康皓銘裝作沒聽見,但阿俊卻堅決地拉住了他:“不行,不能進!你不記得導組長說過的話嗎?響兩次不能進!”

      “導組長是嚇唬人的,我才不信呢。走吧走吧,進去吧?!笨叼┿懷b作不在意地就要進去!

      \

      但阿俊不吃這一套:“我可不冒險,我一定要回去,你也一起回去吧!”說著,他不由分說把康皓銘拉跑了。

      康皓銘的第一次計劃失敗了。由此看來阿俊是一個謹慎的人,想騙他進去是不行的,于是康皓銘又生了一計。

      過了幾天,康皓銘再次約阿俊去實驗室。刷門禁的時候阿俊有點兒緊張,但是門禁這次只響了一次。

      阿俊放下心來,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。而在他背后,康皓銘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他。

      其實,門禁早就被康皓銘動了手腳,無論如何都不會發出聲音。而剛才那個“嘀”的聲音是康皓銘用自己的手機播放出來的錄音。

      阿俊,你死定了!

      康皓銘跟著阿俊進去學習,很快骨骼模型以及一系列器官標本就開始活動了。阿俊嚇得不知所措,就在他拍著門呼救的時候,女鬼出現了。女鬼拖著一身濕淋淋的福爾X馬林撲向阿俊,用瘦長的手指掐住了阿俊的脖子??叼┿懻冻龅贸训男θ?,只聽阿俊那被掐住的喉嚨里發出了嘶啞的聲音:“康皓銘,你快跑啊……”

      阿俊居然讓自己快跑?在這么危急的時刻,他居然想要救自己!

      康皓銘只覺得大腦“轟”地一聲,他眼睜睜地看著阿俊被女鬼掐死,像一攤泥似的軟倒在地。

      康皓銘并不覺得開心,他覺得心像裂開似的疼:他害了人,阿俊是被他害死的。

      而阿俊根本就不是壞人,一個臨死之前還想著別人的人,不會是壞人。也許是康皓銘平時妒忌人家有錢有勢,才把他臆想成這樣的?,F在,一切都來不及了。

      康皓銘蹲在地上,痛苦地抱住了頭。

      我們還可以合作

      康皓銘成功地換回了柳凝的尸體,女鬼把阿俊的尸體放回了冰屜。女鬼似乎對康皓銘的表現非常滿意:“你居然會在門禁上做手腳,真是太聰明了!咱們可以再合作啊,你再幫我拉人過來?!?/p>

      “不可能!你們這些喪心病狂的東西,我不會再幫你們了!”康皓銘怒吼道。

      女鬼冷冷地笑了,指著康皓銘的手機說:“別把話說那么肯定啊,你先看看手機里的那段錄像?!?/p>

      康皓銘打開手機,里面播放出了他給門禁做手腳,以及今晚帶著阿俊來第三實驗室的視頻。

      女鬼說:“如果我把這些公布出去,你的老師和同學會怎么看你?你是助鬼為虐的人,一定沒法再正常生活了,說不定還會被阿俊的父母尋仇殺死。所以啊,你還是繼續幫我吧,這樣你才能生存?!?/p>

      康皓銘呆住了,沒想到女鬼還有這一手。他知道這些視頻如果公布出去,自己的下場會是怎么樣,但是自己真的還要拉別人來嗎,讓別人再死于如此恐怖的地方?

      女鬼勸誘著說:“聽說你們有個導組長?他很負責任,總是跟新生說門禁響兩次就不要進,好討厭??!雖然我知道,未來的導組長也還是會這樣,但我就是看他不順眼。你把他弄來,讓我親手殺了他?!?/p>

      導組長?康皓銘眼前浮現出了導組長那嚴肅而充滿關愛的表情。新生入學之后,導組長對他們關愛有加,還曾救過康皓銘的命。

      難道,真的要害導組長嗎?

      康皓銘看了看懷里柳凝的尸體,再看看手機上那段正在播放的視頻,深吸了一口氣。

      他說:“好,我先回去安排,明天帶導組長來?!?/p>

      膽量

      其實,康皓銘之所以答應女鬼,只是緩兵之計。他不想跟女鬼撕破臉,以免它不守信用,再把柳凝的尸體奪走。他先回來,只是想把柳凝的尸體安葬,之后與女鬼做**********。

      康皓銘吻了柳凝冰冷的臉龐,說來也怪,柳凝的尸體沒有一點兒腐爛的意思,也沒有發出臭味,而是依舊散發著康皓銘熟悉的清香。

      康皓銘說:“柳凝,這輩子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。你要記得我哦,下輩子我還追你。我追你的時候你要放放水,讓我們早點兒在一起啊?!?/p>

      康皓銘眼里含著笑,流下了溫暖的眼淚。

      當天晚上,康皓銘再次來到了第三實驗室,門禁發出了“嘀、嘀”兩聲(門禁自然是女鬼修好的)。他一點兒都沒有猶豫就走了進去,坐下,看書,靜等女鬼出現。

      女鬼很快就出現了,它詫異地瞪著大眼珠子:“導組長呢,你不是說帶導組長來嗎?”

      “沒有導組長,我不會再帶別人來了?!笨叼┿懤淅涞卣f。

      “呵呵,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視頻公布出去嗎?”

      “不怕,因為我已經不想活了。我害死了阿俊,現在他的尸體被你們凌虐不能下葬,我今天就是想來告訴你,你殺了我吧,把阿俊的尸體送出去。我欠他一條命!”康皓銘猛地站了起來,一步一步地向女鬼逼近。

      女鬼愣住了,良久才回過神來。它冷笑著說:“好,你有這樣的膽量,我成全你?!闭f完,它凄厲地叫了一聲,猛地掐住了康皓銘的脖子。

      就在這個時候,一聲清脆的叫喊傳來:“不要,別殺他!”

      女鬼松開了手。

      這聲音如此熟悉,康皓銘不由地回過了頭。他看到了震驚的一幕:站在背后阻止他們的,居然是女友柳凝。

      真相

      柳凝活生生地站在他們的面前,滿臉淚水:“康皓銘,對不起,我騙了你。你為了救我而付出那么多,可是我卻騙了你。我和它其實是一伙的,我、我也是鬼?!?/p>

      柳凝說,其實它早就不是什么新生了。它在這所學校的第三實驗室里徘徊了很多年,她也是被活體解剖的冤魂之一。它們每過一段時間就要殺人來泄憤,否則積郁在胸中的怒氣會將它們的魂魄炸碎??墒?,學校里的每個導組長都非常負責,學生們也聽話,只要門禁響兩次就沒人進來,它們總是殺不到人。實在沒有辦法,長得年輕的柳凝就冒充新生,勾引其他人進來。

      之所以第三實驗室每隔好幾年才會出一次事,就是因為柳凝的原因。她每誘殺一次人,就要等著這屆學生全都畢業,再去誘殺下一個。

      “但是我沒想到,你對我這么好?!绷拗蚩叼┿懽呷?。

      康皓銘卻向后退了幾步。

      康皓銘曾無數次幻想如果柳凝能活過來該多好,那他一定會把柳凝抱在懷里,幸福地大叫。然而他沒想到的是,他的夢想居然以這樣的方式實現。

      柳凝才是罪魁禍首。

      “康皓銘,你不要怪我,我也沒有辦法。只要你肯原諒我,我們不會公布視頻,也不會逼你殺人。咱們倆還是可以在一起的?!?/p>

      康皓銘呆住了,像是在猶豫。

      柳凝還在勸說:“你是愛我的,我知道。你拼了命都要救我,難道不想和我在一起嗎?”

      柳凝一步一步地靠近,伸出雙臂抱住了康皓銘。就在這個時候,康皓銘突然掙脫柳凝,沖到門禁處,從背包里拎出了一桶事先準備好的汽油。

      柳凝尖叫起來,連女鬼也驚得亂抓頭發。

      康皓銘說:“我知道,你們都是寄身在這些保鮮的器官上的,現在我一把火燒掉它們,你們就再也不能害人了?!?/p>

      “康皓銘,不要!你不是愛我的嗎,你忍心害我嗎?”柳凝凄厲地叫了起來。

      康皓銘絕望地搖了搖頭:“柳凝,對不起。我真的愛你,但是我做錯了太多事情,我不能再錯了!”

      汽油桶轟然炸開了,第三實驗室瞬間被火光包圍。

      永遠埋葬的秘密

      很多年以后,昔日的導組長已經留校成為了一名教師,經常帶著醫學院的新生們四處參觀。

      走到一片荒地處,他不由地呆了一會兒。

      一個學生問:“老師,這是什么地方,為什么不蓋教室?”

      “這里曾經是第三實驗室,一場大爆炸毀了這里?!睂ЫM長幽幽地說。

      有一個膽子大的小女生背著老師,偷偷地跑進了長著雜草的荒地。她聽到荒地里傳來嗚咽的哭泣聲,便壯著膽子往里看,只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正坐在雜草里面哭泣。

      “你為什么哭?”女生問。

      “因為我后悔?!逼凉媚锾鹆祟^。

      “你為什么后悔?”

      “因為我錯過了我最愛的也最愛我的人?!?/p>

      本文標題:實驗室的秘密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sv06.top/meiwen/256.html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福鑫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