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散文感悟生活
    文章內容頁

    苦憶

  • 作者: xmh991993
  • 來源: 紅袖添香
  • 發表于2016-11-19 17:06
  • 被閱讀
  •   曾經,他對我說,哭,是弱者的表現。嘴角微微上揚,我默認了他的話。其實,我知道,我永遠也做不到不流淚,或許,真的是因為特有的情感敏感細膩,或許,是因為眼淚代表的,是永遠無法忘卻、觸動我心的那一瞬間~

      那一年,我還在讀高中,對一抹橄欖綠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癡狂,其實,夢想誰都有,至于最終能否實現始終是未知。那時候的我,承受痛和失望的能力太差,似乎真把夢想和現實生活緊緊拴在一起,成為一條繩上的螞蚱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當那抹橄欖綠漸漸成為夢中的期待,我當真就被打垮了。開始自我放縱,開始痛苦的掙扎,其實,更像是多米諾骨牌,我倒下,后面牽連一片,確切地說,是只牽連一個人。他是同學們的眼中刺,大家對他又敬又怕又恨,其實可以理解,大多數的老師跟學生都處在這樣一種小心翼翼的關系中。他帶了我兩年,操心了兩年,傷心了兩年,失望了兩年,其實,我不是有意的,只是不知道怎么迎接殘酷現實帶來的痛,只能幼稚的傷害自己和始終對我信心滿滿的他。那一年,我們準備高考了,就在大家緊張兮兮又磨刀霍霍向豬羊準備上戰場時,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孤獨與墮落。那時候的我,經常給他寫信,書寫內心的痛苦,起初,他還做我的思想工作,時間久了,也就罷了,不再有諄諄教誨和耐心開導,更多的是我們站在窗邊,沉默著望向遠方,或是幫我包扎傷痕累累的手,依舊是不說一句話。我一如既往的逃課,一個人在操場上晃悠,后來,干脆不辭而別,離開了學校。我發短信說,別找我了,我會回來參加高考的,他默許了。高考前的第一次全省模擬考試,或許是良心發現,我主動回來參加考試,全校18名,全班第三,其實我很后悔,后悔給了他希望,聽韓姐(我的英語老師)說,他在辦公室高興的像個孩子,跟任課老師說,他知道我行,我真的可以。后來,又是兩個月的沉迷,高考那天,我始終記得他拍拍我的肩膀,說,好好考,成績出來,我陪你一起報考軍校!我苦笑一下,轉身進了考場,兩天的戰場廝殺,其實我更像一位已經傷亡慘重等待陣亡的士兵,死亡面前反而出奇的冷靜。最終的成績,終歸還是讓他失望了,本是重點生的我,卻最終淪落到不入流的職業院校,他似乎比我更加接受不了這個現實。我以為,我們的師生緣分就此畫下了句話,直到某一天,他三番五次打電話給我申請到一筆3000塊錢的獎學金,那是本該屬于優等生的獵物,而不應該給我。他說,這是他能給我的最后一點照顧。一向在他面前桀驁不馴的我,轉身,眼淚便流了下來,那一刻,我真恨自己,為什么要牽連別人陪我一起痛,那是我們的最后一面,直到大學畢業,也再也沒有聯系過,沒有回去看過他,很多時候會想起,想起曾經的混賬,想回去看看,可是,當初是怎樣離開的,難不成還是一樣的丑態回去么?不求功成名就,但是最起碼能讓他挺直腰桿,對學弟學妹們和其他老師說,這是我帶出來的學生~這么多年過去了,依然能想起來當初自己掉的眼淚,他沒有看到,我也從來沒提過,只是,那份感恩,那份抱歉,那份觸動我心的恩師情,一直深深刻在心上~

      還是那一年,擅自退學的我窩在租的小房子里,像一具死尸,挺在床上,不吃不喝不出門,那時候想,其實就這樣死去,也挺好,最起碼不用這么累,活著太累了。某一天清晨,輕輕的扣門聲將我喚醒,我瞪著兩只因幾宿沒睡而發黑的眼睛,輕輕拉開點門縫,是我媽。推門進來,坐床上,她若無其事的把大包小袋堆在床上,一樣一樣的介紹開來,全是我愛吃的。她假裝不在意的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,快考試了,你怎么沒去上學?我低頭癡癡的回答,別逼我了,我怕自己會瘋。沉默了幾十秒鐘,我不敢抬頭看她,怕看到她失望的眼神,余光一撇,她把頭扭過去,我知道,她在抹眼淚。我低著頭,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,她轉過頭,強顏歡笑道,吃吧,都是你愛吃的,你都瘦了。我不敢正視她的眼睛,低頭就著水餃把眼淚一起咽下去。那天,直到走,她一句都沒再提我上學的事,其實我知道,她肯定哭了一路。目送她遠去,我關上門,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,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究竟是為不爭氣的自己,還是那深深的愧疚,我也說不清。直到后來,我讀了不入流的大學,其實我知道,她內心還是有些許失望只是不愿提及而已。她沒有文化,卻比大學生都通情達理,從來不用親情綁架我的人生,我知道她跟其他母親一樣,希望兒女的陪伴,可惜,遇到了我這么一個不同于正常人的怪女兒,每一次的折騰,背后都有她在默默承受,我不愿再讓她傷心失望,卻也不肯就此放棄自己的人生回到她身邊,兩者的平衡很難找,也許這就是人生,這就是親情,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中,越來越近,越來越親~

      這一年,我大學畢業了,初到社會,說不清的迷茫和慌亂,于是開始四處逃竄,介于面子,不肯跟任何人談到自己的狼狽不堪。姐妹心連心,即便我不說,她也能感受到。其實,我們兩個的關系小時候并不好,姐妹兩個,論長相,論脾氣性格,大相徑庭。至于后來是怎么一步步走近對方的,也深究不了。從山東,到甘肅,到廣東,到云南,我像一個流浪漢奔走穿梭在不同城市,只為從迷茫中找到自己。而不管我做什么決定,去哪里,她從來從來不會阻攔,更不會武斷的否決或下定論,理解和傾聽,是她給我最好的溫情。恰恰是這份溫情,撫慰了我躁動不安和時不時產生對父母莫名愧疚的心,她告訴我,只有我活的精彩,才是最好的報答。這是我欣賞的一點,從來不會打著長姐的旗幟,用親情綁架我。由于自己沒工作,接受她的紅包是常事,今兒二百,明兒四百,多多少少加起來,也有幾千塊了。我故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開玩笑的說,別給我錢了,我還不起。她故作神秘的說,這你就不懂了吧,我這是投資,以后咱倆都結婚了,爸媽就長期住在你家,我也把孩子丟給她小姨教育,或是哪一天我結婚了,你包一5000塊錢的大紅包,狠狠地砸向我。姐妹間的玩笑,從來都是這樣,既是玩笑,又不是玩笑~一天,她興高采烈的打電話跟我說,換工作啦,工資又高啦。突然,她像一個身價幾億的土豪,很豪氣的對我說,以后我工資高了,家里我就可以多照顧一點,也可以多接濟你,你就可以無憂無慮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,寫作,去窮游,去闖,活出另一個自己,我支持你。哪一天,我親妹子像三毛一樣一舉成名,還能虧待她親姐嘛。隔著電話,我們哈哈大笑,笑著笑著,我在電話這邊眼淚就掉下來了。是啊,因為我要做自己喜歡的事,所以身后總有人在替我承擔我應該承擔的責任。如果不是她精神上的鼓勵和生活上的補貼,我哪能還在這里高談闊論的談理想?從小被人喊作“小哭神”的姐,現在為我撐起了一片天,扛起了一座真正的大山~

      我跟他在一起,已經整整1155天,我們的相遇很奇幻,說起來還是我“自投羅網”,主動出擊去見他。他有一份特殊的工作,加上異地戀,所以,重逢,就成了掰著手指頭盼望的日子。1155天的相戀,兩三個小時,小半天,大半天,一整天,一天一夜,零零碎碎的加起來,在一起40天左右。有時候我們開玩笑的說,哎,你什么樣子來著?我都記不清了。說這話,既苦澀,又幸福。見的少,做的事情反而一件不落的記得清清楚楚,經常是分別后一邊嬉笑著回憶前幾天相見時的某一搞笑動作,某一句傻愣愣的話,一邊期待下次見面的場景。我們性格都很要強,往往是一言不合就開始唇槍舌戰,大大小小的爭吵,冷戰,盡管心里不舒服,卻依然繃著不肯跟對方認錯,往往是以他第二天主動給我打電話,我一頓吼叫,作為一場爭吵的真正結束。骨子里帶著文藝和浪漫的我和活的極度現實的他,經常像兩只斗雞一樣爭得臉紅脖子粗,我嘲笑他干巴巴的大老粗,什么都不懂,他嘲笑我浪漫成病,活的不踏實。見不到面,電話成為溝通感情的唯一紐帶,看不到對方神情,以至于常常造成誤解。在我很迷茫的那段時間,是我們感情跌宕起伏的高峰期,很多次我都想過,畢業季即分手季,這句話會不會落在我們身上。剛剛到社會的種種不適應,讓我像一只受傷的小獸,稍稍一點風吹草動就引起情緒大波,既孤傲又孤單,他埋怨我活的渾渾噩噩,指責我再也不是他當初鐘情的姑娘;我責怪他不理解我的苦惱和迷茫,太現實薄情。于是,互相用最惡毒的話語彼此傷害。那一次,說到底也是我過分,觸犯了他的底線,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錯卻一股盛氣凌人的臭臉相對,那是我們在一起以來,第一次見他那么難過。我從來沒對他講過,每當想起他哽咽的聲音和紅紅的眼圈,我的心就像被鞭子狠狠抽打了一下,抽搐著疼。如今,我們依然嬉笑怒罵,依然吵吵鬧鬧,依然會互相嘲笑,依然生氣無語的掛斷電話第二天笑嘻嘻的像什么都沒發生,卻又在潛移默化中不斷的向對方靠近。有過懷疑,有過胡思亂想,有過極度失望,有過狠狠傷心。依然有解不開的謎,說不清的事,通不完的理,確定不了的未來,但不管怎樣,依然在一起,愛著,因為我們都知道,離開彼此,誰也可以活下去,但是,擁有彼此,會活的更好~

      若流淚代表的是軟弱,我愿為她們軟弱一回,為了當年對我不放棄的老師,為了始終包容我的母親,為了理解扶持我的姐姐,為了不離不棄愛著我的他~

      本文標題:苦憶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sv06.top/meiwen/325.html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福鑫彩票